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丧尸小说 > 余生,很浅 > 第十三章 她不会那么肤浅

余生,很浅:第十三章 她不会那么肤浅

小说:余生,很浅作者:昨夜轻风细细

    站在窗户前低头就能看见她的身影,虽然只是身影!

    每晚,看见她坐在书桌旁几个小时一动不初奋笔疾书,他会心痛地想脖子不酸吗手臂不软吗真想冲到她家拎着她的脖子运动运动。

    最后也只能无奈地点一支烟一边烦躁踱步一边把眼神搁在二楼窗户上

    有时,会看见她气急败坏地猛搓自己的脑袋也会看见她高兴时把书抛得老高总之,她的一举一动时时搅得他心神不宁。

    这个月,他一次也没出现在她的视线里,但却清清楚楚地看到她一对熊猫眼凹陷了,下巴尖得像锥子,腰肢纤细得不盈一握。他更加放不下这样一个为理想而奋斗小妮子了。

    这日,回招待所取东西。

    室友向亦风正拎着雪花啤酒咕咚咕咚得欢。嘿,哥们,这个月你不趁热打铁,等那笨老鼠考上教师,你俩之间就有差距了

    还有,莫忘了你我的约定,你所剩的时间不多亦!向亦风那双帅气的桃花眼斜睨着欧阳逸辰提醒道。

    正在收拾东西的欧阳逸辰心咯噔一下,手顿了顿,偏头瞟了眼向亦风,说她不会那么肤浅

    呵呵,我可听说她的父母要给她找个有文凭的!向亦风边说边高高抛起一颗花生米,仰头,花生米就稳稳地落在他嘴里。

    文凭,虽是一张纸,不可否认确实是身份的象征。

    东川厂是家国有企业,论资排辈现象很严重。如果个人要想往上发展,文凭是基石。否则,无从谈起。

    就是这张薄薄的纸如同一条鸿沟隔绝了欧阳逸辰的抱负。

    呃!什么时候他有抱负了他不过一时贪玩随好友陈隐报名考了一所工业技术学校,然后分配到这个鸟不生蛋的夹皮沟来体验体验人生疾苦罢了,想走随时就走的。

    从出生至现在,准确说,从出生到遇见白浅之前,他的人生无需规划,无需去为理想拼博,更不需要什么文凭。

    可是,他现在居然很介意那张文凭了。是不是有了那张纸,他和白浅之间就少了很多阻碍,她就很快能成为他的女朋友

    离东川厂生活区不到三百米的转弯处,欧阳辰还是下了车,他实在不忍心看到她在车里绷直身子、眉头紧锁、眸子里一片慌张不安的样子。

    一丝丝失落在他的心底蔓延成苦涩,连着苦到了嘴里。

    尽管他想同她一道下车手牵手走进人们的視野,尽管他想向全世界宣布她是他的女朋友!可小妮子还没准备好呢,又怕伤着她。

    马上要考试了,那可是她一生的理想哩!浪漫不该变成牵绊,他不能自私地折断她飞向理想天空的羽翼!

    白浅下了车,看周围没有行人,于是情不自禁踮起脚尖,右手挡住额前刺眼的阳光伸长脖子向路口张望

    出租车调头从欧阳逸辰身旁滑过时,三八司机踩了一脚刹车,摇下车窗,探出头一脸同情,说小伙子,够你累的!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趁你还没投入,早点放弃哦!否则,情路坎坷哟!

    呵呵,确实还没投入,那是因为第一次见到沐浴在朝阳下穿着白裙的她,心就不受控制地沦陷了,哪里由得他投不投入他低头苦笑自嘲

    猛地,他转头盯着三八司机很认真地问我的心都不在我这里了,咋办

    呵呵,那只有凉办!三八司机抛下半截子话绝尘而去

    语文、数学、历史、地理、政治不停背,不停算,脑细胞英勇就义一大片,脑花儿差不多快成豆渣!白浅白天上班,晚上看书至凌晨零点。

    每晚看到她家二楼窗户前的小桔灯熄灭,他的心才跟着安静下来。

    白浅哪里知道,纵然他承诺不打扰她,但他的眼、他的心却从未稍离她。

    离她家斜对面十米远有幢三层单身公寓。

    正好有位男同事休年假,欧阳逸辰花三百元租了男同事三楼宿舍,租期一个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