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丧尸小说 > 余生,很浅 > 第六章 你是我此生的唯一

余生,很浅:第六章 你是我此生的唯一

小说:余生,很浅作者:昨夜轻风细细

    听了刘萍一番话,骄傲如斯的欧阳逸辰不可置否地勾了勾嘴角。

    他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完全没想到,白浅纯粹是个奇葩。

    白浅紧紧捏着欧阳逸辰的信,匆匆逃离张雯含义不明的目光回到家里    正巧碰见爸妈在厨房忙活,赶紧踮起脚尖缩头缩脑溜进闺房把信放在抽屉,想想又藏进衣柜,爬上爬下低头弯腰半天没找着一个好地方。

    白爸爸猛地推开房门高声喊:浅浅,磨磨蹭蹭干嘛呢赶紧洗手吃饭了!咦!你手里拿的什么白爸很三八地问道。

    白浅赶紧将信纸仓促夹进哲学书,老爸,你太没礼貌了,都不敲门哦!这是苏紫给我的数学复习提纲,唉哟!好香,爸,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哈哈哈!今晚我要吃三大碗饭她边说边推着白爸往外走。

    白爸望了望书桌上的《哲学》低头宠溺地揽紧女儿。

    呵呵!丫头长大了,心里有小九九了。

    也许,不久的某天,女儿就依偎在其他人的怀抱了,想到这里,不禁鼻子酸酸的    最危险的地方真的最安全吗白浅拍拍跳得正欢的小心脏,很是怀疑地回头看了看那本《哲学》,无奈地走出房间。

    浅浅,你脸咋那么红,还满头大汗的,不会生病了吧白妈妈伸手探了探白浅的额头,关心地问到    妈,没病,刚刚下班太晚,路上苏紫和我说了些关于自考改革的事,耽搁了,怕你们等急,跑着回来的!    浅浅,做事要有分寸,记住,你妈是老师,别丢了我的脸面!    白妈妈不轻不重提醒着白浅。

    顿了顿筷子,白浅把脸埋进碗里扒拉着白米饭,心虚含糊地回应道:知,知道了    她最怕妈妈念紧箍咒。

这句话,让她从小循规蹈矩,活得唯唯喏喏,如同蜗牛般,生怕一不小心说错话,做错事,丢老爹老妈的脸。

    所以,她从来不想被关注,希望整个世界都能忽略她的存在,这样,就可以活得轻松自在些,不用背负妈妈如枷锁般的沉重教诲。

    欧阳逸辰如此大肆的举动将她推在了风口浪尖上,人们会关注她的一言一行,稍有不慎!十几年塑造的乖乖女形象就毁于一旦。

    晚饭很丰盛:脆皮鱼、凉搅茄子、泡椒肉丝    白浅满脑子想的是如何处理那封信好不容易嚼蜡般吃完晚饭,盼着爸妈出了门。

    三刨两爪收拾完厨房走进卧室坐在书桌前取出信封却没勇气拆开。

以前也收过类似的信,心情却从未像此刻这么慌乱,为什么?她自个儿也不知道为什么。

    最终还得看看欧阳逸辰的大作吧!小剪刀很小心仔细拆开封口,从信封里取信时,手居然微微颤抖,只有一页纸,太没有诚意了吧这样的念头让她的心情平静了很多。

    带着玫瑰花香的浅蓝色信笺在她的手里像一层一层绽开的花瓣    闭着眼睛抚平信纸却半天不敢睁眼,她知道,睁开眼就意味着不能再逃避,终要做出一个决定。

    这封信也许会成为决定的决定。

    信笺上苍劲有力赫然写着:你是我此生的唯一。

    笔者说:坚持看文的粉粉们,一九九七年左右的时候,手机是奢侈品,所以男生追女生只能捎信。

其实,现实中,男主洋洋洒洒写了一整篇,灰常诗情画意,但也挺肉麻,可是,现实中男猪脚给女主角的所有信件中,除那首小诗外,女主唯能记住的就只有文中最后那句话了。

小诗在后面,不弃文的话就能看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