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全本全免费完结小说 > 丧尸小说 > 余生,很浅 > 第八章 白天不懂夜的黑

余生,很浅:第八章 白天不懂夜的黑

小说:余生,很浅作者:昨夜轻风细细

    浅浅,别闹梦中的男人扣紧怀中的女人心满意足地安然沉睡

    也许,夜深人静时酣睡如泥的他才属于她,而她也只有在万赖俱寂时,抛弃道德扔掉理智后才能坦然面对他。

    可惜,没有永远的黑夜。

    如果,欧阳逸辰是白昼的使者,她只能是黑夜的精灵,只有等到使者在黑夜中陷入沉睡不会苏醒时,她才能靠近他,依偎着他,享受片刻心灵欢愉!

    呵,这就是所谓的白天不懂夜的黑吧!

    迟迟等不到回话,也不敢像之前那样冒失。内心就像一块肥厚的猪油被放在热锅里吱、吱、吱‘’地煎熬着

    每天下班偷偷看上她几眼,他就觉得很满足了。

    因为欧阳逸辰极大隐忍和精心辟谣,关于他和她谈恋爱的绯闻渐渐销声匿迹。

    白浅的心情亦如三月阳春慢慢开封解冻。

    周五下班,她刚好走到招待所楼下,被后面的师兄喊住。

    回头甜甜一笑:师兄,有事吗师兄扬扬手中几页纸,好消息,厂子弟校紧缺教师,正公开招考呢!赶紧报名吧!

    激动地抢过盖着鲜章的红头文件低头认真阅读起来。

    晚风掠过,发梢在后背惬意飘扬,一缕青丝调皮地蹦到额前荡起了秋千,白浅翘起葱白中指缓缓将其勾至耳后,瞬间露出光洁的额头、微扬的嘴角和脸上那抹掩饰不住的激动。

    师兄出神地看着白浅,满眼溺爱

    欧阳逸辰眸色暗沉,忽地站起身,双手狠狠抓住石桌边沿,直到指节泛白,如此才忍住没有冲到她身边。半晌还是无奈坐下,心,丝丝抽痛。

    她的一笑一颦、美好的、不美好的都是他的,怎能让别的男人看了去。

    也许,是该主动出击了,再等下去,该被近水楼台的家伙摘去了。

    师兄师妹谈笑风声的背影刺着那颗已被熬成干瘪瘪如油糟的心,但他仍红着眼目送白浅远去,直到消失因为他不愿放弃看到她的每一分钟。

    纵然同在一个厂,两人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

    白浅除了上下班外,几乎不外出不娱乐,都猫在家里啃书本。

    所以,他每天上班就期盼时光飞逝到傍晚,这样便可躲在招待所角落看她几分钟。

    如果,招待所楼下那条路没有尽头多好呀!让他一直看着她,哪怕是背影呐

    心,沉重得让两条腿难以负荷,从门前到宿舍不过四五米远。他仿佛用尽全身力气才走了回去。

    砰的一声直挺挺地倒在床上。白浅,你就那么无视我吗无视到没有只言片语收了信为何一声不吭

    怎样才能把你从我的心里赶出去,如果能把你从我心里剜出去,我宁愿承受剜心之痛!

    欧阳逸辰一个鲤鱼打挺冲到小卖部买回二锅头咕噜咕噜猛灌一气。

    醉吧!醉吧!醉了就不用想她了!可梦里依旧有她,她穿着那条初见时的白色连衣裙在阳光下笑意盈盈,背着手面向他,一步步顽皮后退,拂面柔风,嫩绿草坪、翻飞白裙、飘舞黑发世界简单得如此美好!

    他伸出手想抓住她白浅突然转身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急得不知所措,站在原地挪不动脚,喊不出声!胸口闷得快窒息。

    欧阳逸辰,欧阳

    呵呵,白浅飘在他的头顶上呢!

    他一把抓住眼前的人影紧紧搂在怀里,低哑、魅惑的呢喃在怀中人儿的耳畔想起。

    浅浅,浅浅我喜欢你,真的真的好喜欢你

    怀里的可人儿仿佛被迷了心智,趴在他宽阔温暖的胸膛上停止挣扎,低下盈盈水眸,如痴如醉地细细打量拥着她不肯松手的男人

    如水月色倾泻在男人精雕玉琢般的脸庞上,眉头紧锁,长长的睫毛在狭长的丹凤眼下方打上一层厚厚的阴影,高挺的鼻梁下唇形完美

    屋内迷漫的醇香酒气夹杂着男性荷尔蒙气息让她不饮自醉。青葱玉指落在男人拧着的眉头处轻轻摩娑,想要抚平他眉宇间紧锁的忧伤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