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争霸小说 > 三国之江山霸业 > 第五百二十七章 结局

三国之江山霸业:第五百二十七章 结局

小说:三国之江山霸业作者:小小马甲1号

    啊呀!梅姐姐来了!我可怕了她!都怪你!非得睡那么死!这下可掏不成鸟蛋了!少年一看到那年轻女子,顿时一张小脸就是吓得满头大汗,丢下了一句话,就是慌忙跑远了。

    梧桐村,这里是梧桐村啊!甘信可没空去理会跑开的少年,用手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周围。而到了下一刻,甘信似乎隐约感觉到什么,没有理会那赶过来的年轻女子,而是转过身直接爬上了身后的小山丘,朝着远方望去。

    只见那不远处的山路上,一辆牛车正晃晃悠悠地朝着这边驶来,在那牛车上,几名年轻男子正坐在牛车上有说有笑。而在这几名年轻男子当中,一名二十余岁的年轻男子显得是那么的鹤立鸡群,虽然距离还很远,但甘信已经能够隐约看到他那温和的笑容。当即,甘信的脸上挂起了两行清泪,可嘴角却是微微上扬,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全文完)

    有本早奏,无本退朝——!

    一把尖锐的嗓音在宫殿内回荡,在长安城的皇宫内,文武百官正分成两排站在宫殿当中,而高高在上坐着的,正是大汉天子刘协。年逾六旬的刘协脸上已经多了不少皱纹,满头花白更显得沧桑,双目中透着木讷和麻木。刘协这一生已经是快要走到尽头了,可身为大汉天子,刘协这一生却是从来未享受过天子所应当享受的权力。

    当然,刘协也不甘心,只是这些年来,他已经是试过很多次,可每一次的结果都是令他不断地陷入失望。早在十年前,刘协已经是完全放弃了,再也不去争什么,而是心如死灰地做他的傀儡皇帝了。

    臣!有本启奏!就在以为这一天又会如往常那样平淡地过去,刘协身子都已经将身子抬起来,准备回到后宫去晒晒太阳。却没想到,突然一把喊声响起,却也是不得不让刘协再次将屁股放下,转过头一看,却是时日少府卿的陈群。只见陈群出列,手中捧着象牙板,沉声喝道:启禀陛下!臣有要事请奏!

    见到陈群出列启奏,刘协也是眉头皱了皱,朝着左右看了一眼,见到没有反应,又是犹豫了片刻之后,这才张了张嘴,正要回答。而就在这个时候,陈群却是没有再等下去,直接喝道:陛下,青州黄县有凤凰来仪、麒麟降世之说,更有黄龙现身成都!臣窃以为,此乃天地祥兆,是上苍有旨意明示我朝,还请陛下明断!

    嗯?听得陈群的话,刘协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什么凤凰来仪、麒麟降世,这些东西,刘协通通都不信,说白了,都是用来糊弄那些愚民的手段!刘协所关注的,却是陈群在这个时候当朝提起此事,究竟是有何用意?陈群是蜀王府的亲信,一直深得蜀王府的重用,难道,这都是蜀王府暗中指示的?想到这,刘协也是下意识将目光投向了自己的左侧,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又是咽了回去,转回脑袋,对着陈群问道:那依陈大人所见,这些祥兆是预示什么呢?

    回禀陛下!本来按照一般的礼节,天子如此发问,陈群多少还是要谦逊一下的,可显然刘协在陈群以及群臣的心目中,和真正意义上的天子还是有很大差别的,陈群一点也没有顾忌的意思,而是直接回答道:以臣之拙见,黄县乃是蜀王发家之地!而成都则是蜀王封地治所!这些祥瑞都集中在这两地出现,很明显是表明上苍有意照拂蜀王,预示蜀当代汉!所以,陛下当相应上苍旨意,禅让帝位于蜀王!

    陈群的话一说完,刘协的身子顿时就是一颤,原本老迈而迷离的眼睛也是瞪得老大,转过头紧紧地盯着陈群看了半晌,随即又是望向了那就跪坐在自己左手旁的那个身影,嘴唇也是不由得颤抖起来。

    终于来了!刘协的心里却是比表面上平静得多,轻轻暗叹了一口气,其实自从天下一统之后,刘协就已经猜到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刘协还以为自己能够守住大汉最后的一丝颜面,至少,大汉江山不会在自己的手中断送掉!可没想到,临老了,这件事还是发生了,自己注定是要成为亡国之君啊!

    这,这,你们,你们这是要朕,要朕退位?尽管刘协心中早已有了准备,可当这件事真正发生了,刘协还是有些不甘心,先是看了一眼左手边的身影,又是转过头,望向了右手边的身影,颤声说道:燕,燕王,难道,难道你也,你也要看着这,这大汉江山,断送于朕的手中?

    坐在右手边的燕王刘永对此却是微微一笑,用手轻轻摸了一下自己的胡须,笑着说道:陛下!当年高祖反暴秦,逐项羽,建立这大汉江山,乃是奉了上苍之命!而如今,上苍有意让陛下禅让,臣以为,陛下还是应该听从上苍的旨意才是!

    刘协的脸上也是露出了绝望,其实刘永的反应也在意料之中,天下谁都知道,燕王、蜀王,亲如一家人,既然蜀王已经做出了安排,要逼刘协禅让,那燕王又岂会反对?只是刘协心中不甘,这一问,也只是他在做最后的挣扎罢了。

    陛下!如今天意已经是表露得这么明显,难道陛下还有什么怀疑吗?又是一名朝臣出列,这次这名朝臣却是更加不客气了,甚至都没有跟刘协行礼的意思,直接梗着个脖子喝道:当年汉室衰微,若无蜀王,这汉家江山易主久矣!蜀王辅佐汉室,才有得如今汉室中兴!与汉室、与社稷,蜀王都是居功至伟!自古天下有德者居之!若论德望,天下何人能比得过蜀王?陛下禅让蜀王,实乃是顺应天意,安抚天下百姓之举!还请陛下速速作出决断!

    你!虽说是心中已经是绝望了,可刘协毕竟骨子里还是保留着身为大汉天子的骄傲,听得这朝臣如此贬低自己,抬高蜀王,刘协也是不由得怒了,大声喝道:岂有此理!朕乃是大汉天子,尔等身为汉室臣子,竟然敢威逼于朕?难道,难道你们就不怕天下悠悠之口吗?

    说这话的时候,刘协却是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看着左手边的那个身影,别看他现在表现得这么强硬,可心里却是说不出的害怕。汉家江山重要,可自己的性命更重要!哪怕自己现在也已经垂垂老矣,但刘协却是舍不得这锦衣玉食的生活。

    陛下此言差矣!这个时候,又是一名朝臣出列,态度更加猖狂,竟是直接否决了刘协的话,大声喝道:当年黄巾之乱起始,后经十常侍之乱、董卓暴行,天下纷乱,汉室江山早已破损!正是蜀王横空出世,为汉室江山东征西讨,立下多少汗马功劳!后来蜀王除曹丕、灭孙权,真正一统天下,才有汉室江山延续下来!蜀王的种种功绩,天下人皆知!倒是陛下,身无寸功,却是久握国器,难道陛下就不觉得惭愧?陛下禅让于蜀王,这才是顺应民心,若不然,这天下百姓共弃之!甚至于,天下百姓对陛下恨之入骨,欲对陛下不利者,那也是比比皆是!

    这最后一句话却是说得刘协心头一惊,这可是明目张胆地威胁,而且还是威胁他这个堂堂大汉天子啊!刘协心中有怒,可现在却是连半点怒火也不敢发泄出来,连着深吸了几口气,才算是缓过来,看着左右的朝臣,刘协也是明白,时至今日,一切已经是无力回天了!当即刘协就是长叹了口气,双手紧紧握着龙椅的扶手,好半天之后才是骤然松开,就像是全身的力气都没了一样,低下了头,沉声说道:朕,朕,朕愿顺应天意,将帝位禅让,禅让给蜀王!

    陛下英明!见到刘协终于是应下了,下方的群臣也都是齐齐松了口气。威逼天子禅让,这种事也不是一般人能做的,他们这么做,也都是冒了极大的风险。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总算是做成了,紧接着,所有人都是望向了刘协左手边的身影,眼中放着精光!蜀王即位,那他们也都是算是有从龙之功了,将来可是前途不可限量啊!

    在群臣的目光当中,之前一直默不作声的那道身影终于是慢慢站起来,同时抹了抹自己嘴唇上方的两撇胡须,大声喝道:得蒙陛下如此看重,臣甘洛,定当竭心尽力,不辜负陛下以及诸公的重托!

    ——————————————————————

    也就是说,今日他们就会开始行动了?

    一把苍老的声音,在这间位于蜀王府后院最大的厢房内响起,整个厢房内满是浓浓的药味,而坐在床榻边的一名老者却是丝毫没有感到不适,而是面带笑容地看着床榻上躺着的那道身影,笑着说道:甘士虎,你这个儿子可是了不得了,他当了皇帝,你可就是太上皇了!说起来,今后,我见了他,也得朝他行跪拜之礼!

    他敢!哼!甘信躺在床上,脸上一板,冷哼了一声过后,那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摇头说道:说到底,也是他身边那帮人窜唆得!在我看来,那个位置有什么好坐的!想要坐得稳,就得费尽心机,一个不小心,还得被人骂作昏君、暴君!简直就是个吃力不讨好的差事!

    天底下能够把皇帝的位置说成是吃力不讨好的差事,恐怕也只有甘信这独一份了。而郭嘉也是笑呵呵地说道:当年你让甘洛领兵去征讨曹丕、孙权,就应该会知道有今天!世上趋炎附势之人本就不少,况且,甘洛倒也不是亲信小人,至少,这些年来,他所作所为,也的确是为天下百姓谋求了不少利益!要不然,荀文若临死前,也不会赞许甘洛了!文若那么聪明的人,又岂会猜不到今日?以他对汉室的那份忠诚,都能同意,那你又有什么好说的?

    哼!对于郭嘉的话,甘信倒也反驳不了,不过甘信还是冷哼了一声,说道:他当不当皇帝,我可管不着!反正我甘家是绝对不能亏待了燕王府一脉,这件事,当年我可是在大哥坟前发过誓的!

    听得甘信的话,同样垂垂老矣的郭嘉也是笑了,说道:算了吧!儿孙自有儿孙福,你都成糟老头子了,还管得了那么多?也不看看你还有多少时日可活了,少操那份心思吧!

    郭嘉本来是想要开个玩笑,可没成想这话一说出口,甘信却是老半天没有回话,片刻之后,就听得一声叹息,甘信慢慢悠悠地说道:两天前,华大师来过了,给我诊断了一下,呵呵,华大师倒也没有瞒着我,直接说了,我剩下的时日也不多了!用不了多久,我就该去见几位兄长了!

    郭嘉也没想到甘信竟是说出这么一番话,饶是郭嘉再如何平稳心境,此刻也是不由得脸色大变,忍不住深吸了口气,却是把自己给呛到了,连着咳嗽了好几下。而看到郭嘉的模样,甘信也是笑了起来,说道:行了!郭奉孝,用不着太激动!活到我这个岁数,还有什么看不开的?况且,我也有很多年没有见几位兄长了,是时候去和他们碰头了!到时候,我也要和他们好好喝个痛快才是!呵呵!说起来,我也会在下面等着你,不过你也别太心急了,晚点来也没关系!呵呵!

    好不容易止住咳嗽,郭嘉看着甘信,那已经睁不开的眼睛透着无奈,就这么盯着甘信看。虽然甘信特意将话题说得很轻松,但郭嘉的心情显然是轻松不起来,脸上明显露出了哀伤的模样,片刻之后,还是忍不住问道:华大师可是尽得他祖父的真传,难道他的医术也救不了你?

    呵呵!正所谓药医不死人,我天命已尽,就算是华大师的祖父华佗大师在世,也救不了我的性命!甘信却是真正地想得开,躺在床榻上,勉强耸了耸肩膀,笑着说道:如今我儿孙满堂,家族殷实,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活了这么久,都值了,老天爷哪怕就是今天勾了我的命去,我也心满意足了!

    甘信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郭嘉也是没有什么可说的,两名老人就这么对坐了好半天,郭嘉这才起身告辞。等到郭嘉离开之后,甘信也是就这么躺在床榻上,看着上方的屋顶,适才脸上的笑容却是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的落寞。

    刚刚对郭嘉所说的那番话的确是甘信的心声,自己重生了一世,这么多年,本来就是白赚的,自然不会有什么不满足。只是,唯一让甘信有些失望的,就是和刘备这份兄弟情,结束得实在是太早了。若是上苍肯给他再来一次的机会,甘信还想着能够再与刘备成为兄弟!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