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剑侠小说 > 多兰戒的荣耀 > 0026 山鹰4

多兰戒的荣耀:0026 山鹰4

小说:多兰戒的荣耀作者:偏离尘世

    熬出来的山鹰没有不听话的,红叶一抬手臂山鹰又忽地窜向远处,不一会儿便扶摇直上天际不见了踪影。

    熬鹰?怎么个熬法?

    山鹰性子凶猛桀骜不服于人,通常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审讯它们,让它们服软屈服受制于人,通俗来说就是长时间不让它们睡觉,红叶笑道:不过老三是我从小养到大的同伴,自然不会使这些,自另有一套办法。

    吟游咂咂嘴,这也太不人道了,他瞧着那早已失去山鹰踪迹的天空,忽又问道:为什么叫老三?

    因为它是我养的第三只侦鹰。

    吟游缩了缩脖子,一只都如此凶猛,那要几兄弟一起来还得了?他一把揪出怀中狐狸,大脸凑到它面前道:牙牙你能不能学学人家,抓抓兔子野鸡什么的?耳廓狐一阵白眼。

    这可不是用来抓兔子的,那真有些大材小用了,红叶好笑道:铁刺山脉上捕获的山鹰通常可飞上万米高空,它们可以在空中侦查到十里以外的一切敌人,然后发出警报,她顿了顿,认真地盯向耳廓狐,不过你最好还是将它给看好了——

    吟游紧张地按了按耳廓狐,又缩了缩脖子,小声问道:咱们还有敌人?无依无靠的时候,个体总会不自知地将自己代入进亲近的团体当中,还有——这里就是阿瓦罗萨吗?

    这片土地都属于阿瓦罗萨,我们山鹰部族便是阿瓦罗萨总部落的其中一个。红叶笑道,至于敌人,我长这么大还没亲眼见过哩,大概是被战母赶到蛮荒边缘不敢出现了吧!

    吟游似懂非懂,认识到这个部落只是阿瓦罗萨的一部分,于是笑道:阿瓦罗萨可真强大,连这里都只是其中的一份子。

    即便没了我们这个部族,红叶眯了眯眼,对于阿瓦罗萨来说,也只是一件不痛不痒的小事。

    除了我们这善训鹰侦查的山鹰部族,还有那善马战骑射的蒙族、善披重甲持重器的金族、善伏地狙击的伏地一族都是阿瓦罗萨的附属,这些部族有的曾独立自主,或是属于凛冬之爪、或是诺克萨斯的殖民地,直到艾娅战母的上位,展现出她的强横实力与强硬手腕,便都属于阿瓦罗萨了。

    吟游暗自咂舌,又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你们——曾属于哪里?

    山鹰自古便忠于阿瓦罗萨,誓死为阿瓦罗萨效力。低沉沙哑的嗓音从后方传来,吟游一回头吓了一跳,白发苍苍却精神抖擞的老者正站在他身后。

    族长!红叶眉头一皱,您这是要到哪儿去?

    老者身后还跟着一行人马,看样子是要远行,他瞅了吟游一眼,道:圣城。

    红叶眉头拧得更紧了,心中隐隐升起一股不祥预感,去圣城做什么?

    老者没有理会她,继而弯下身子,瞧着雪橇上的贾克斯,他是谁?

    我、我是逃难的他是吟游愣愣地瞧着贾克斯,我父亲。

    老者摸了摸贾克斯额头,眼角忽地瞥到从脖颈处那缠绕浑身的白布条,诧异道:这是什么?他说着就欲伸手去掀起一角,却被吟游张皇止住,我父亲是打铁的!早些年失火烧成了重伤——全身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

    老者瞥了吟游一眼,不再计较,站起身来,道:血气旺盛,没有大碍。

    吟游面色一喜,差点蹦起身来,就差没把我很开心四个大字写在脸上,若不是刚才听见红叶叫了声族长,以他的性子,多半会蹦跶过去一把抱住面前这个老头儿,那他什么时候能醒?

    随时,老者顿了顿,凝视着贾克斯的目光有些怜悯,也有可能是一辈子。

    如果说多绸是个年方二八尚未出阁的黄花姑娘,那么吟游现在所处的这个部落便是从戎十载久经沙场的铁血硬汉。春节的辉煌灯火并没有照耀到这里,从山坳到山腰依旧是一片斑驳的清冷白色,校场与马舍间透露出异于石湾的浓浓萧瑟,看不到一丝一毫有关喜庆的色彩。

    红叶姐姐,你们不过春节吗?这个英武女子有一个很小家碧玉的名字。

    太过鲜艳的色彩会干扰侦鹰的视线,鞭炮声也会,女子指了指头顶,虽然影响不是很大,但对于我们来说,还是小心为上。

    吟游抬头瞧向上面,高远辽阔的湛蓝色天空下什么也没有。

    侦鹰,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侦鹰是做什么的?

    顾名思义,侦查敌情的鹰,红叶如刚才那般吹了一声嘹亮口哨,吟游再次跟着她抬头,依旧是什么也瞧不见,正要低头,却忽见天空中似乎多了一颗黑点,黑点在疾速中愈来愈大。

    他眯着眼,刚依稀可以瞧见那是一只猛禽的轮廓,下一刻便瞳孔猛缩。山鹰如一柄从天而降的利剑,直直地栽了下来,在离地不过三五丈时又猛展双翅强行将直坠扭转为滑翔,这一展翅竟长达两米有余!正此时吟游怀中的狐狸不知什么时候竟露出头来,那空中霸主似乎将一人一狐当做了猎物,竟径直朝他扑来,狐狸见势不对又一溜烟儿窜进怀中,这可苦了吟游,巨大风劲拍打在他脸上,坚硬锐利的爪子携着蓄了一股巨力猛扒在他肩头,差点将他掀翻。

    吟游一个踉跄差点跌在地上,只觉肩头像是被数把尖刀给剜了一阵,火辣辣的疼,慌乱中扭头一看,前不久才买的新衣服被生生撕出几道口子,露出里面白花花的棉絮。再一看,那山鹰已经急促扇动翅膀,缓速落到红叶臂上,锐利鹰眼毫不客气地盯着他。

    老三他是客人!女子作势要打,山鹰一阵收缩毛羽,将脑袋缩进了脖子。

    吟游瞪大了眼,眸子中闪烁着兴奋,完全忘了前一秒还被这鹰使了个下马威,屁颠颠地贴到女子身旁,兴奋道:真帅真帅!他围着那山鹰不停打转,歪着脑袋左瞧瞧右看看,口中无非就是威风霸气生猛之类的赞扬。

    那鹰原本不屑于理会这个陌生人,却经不住被一顿猛拍马屁,于是原本畏缩进脖子的脑袋又伸了出来,浑身一个抖擞,在女子臂上扑棱着翅膀,昂首挺胸,一副神气十足的模样。奈何那只闯祸的狐狸又从吟游怀中窜了出来,气势汹汹地瞪着山鹰,似乎是想要把刚才的场子给找回来,吟游一把将它按回怀中,生怕这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小东西被一口吞了,姐姐,它怎么这么听你的话?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