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丧尸小说 > 不羡 > 云袖番外:那些你所不知道的事(一)

不羡:云袖番外:那些你所不知道的事(一)

小说:不羡作者:苏槿秋

或许真的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呢,烟姐姐说的是对的呢,他不适合自己。

    想着,云袖便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眸中宛若星光破碎,是啊,我要走了。

    那我的病呢?卫宁冷漠的询问道,就像是银货两讫的交易双方。

    云袖说不上此刻她是什么感受,她觉得自己就像是饿过了头,牵引得心脏有点难受,胃里有些火热的灼烧,她不动声色的压下这些不适的感受,从袖子里抽出了一张药方递给卫宁的小厮,照着这个方子上去拿药,具体的方法都在上头了,你的身体已经调养的差不多了,照着这个方子再吃一个月你就能够好了。

    她维持着递方子的姿态,她期待卫宁能够对她说些什么,但卫宁只停顿了一会儿,就一把把方子抽走了,然后就冷漠的进了房间。

    果然是已经对我感到烦腻了吗,云袖有些无奈又有些自嘲,不知该叹烟姐姐看人眼光之准,还是该叹自己魅力不够。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呵呵!卫宁端着一只冰瓷青花的酒杯,面色有些酡红的半倚靠在回廊的柱子上,自嘲的笑道:什么狗屁的探花!我卫宁怎么就不能是状元了!什么狗屁的‘有状元之才但更宜探花之雅’,不过是个世家子,凭什么啊他!    唉!站在一旁的云袖无奈的叹了口气,政治上的事不是那么简单的,前三甲本就都该是世家的,一个探花之位已经说明他的能力非常了。

阿宁他还不懂这些事,可自己要怎么劝呢,前几日说的他可是一点都没有听进去啊。

云袖不知如何是好,但也只能走上前去,用巧劲夺过他的酒杯,阿宁,你不能再喝了。

    是你啊!卫宁醉眼朦胧的望着云袖,怎么我就不能喝酒了!难道我不是状元就连酒都不能喝了吗?啊?!    对于他的胡搅蛮缠,云袖不知该如何是好。

卫宁他一直以来都太过顺风顺水,从来没什么事让他如此受到挫折,卫家在灵州也是首屈一指,从来没人给他气受,他适应不了也是正常,何况他还夸下了海口,在黑幕下失了荣耀又丢了面子,他难受也是正常,这些她都理解都明白,可是,不能让他这样一直伤害自己的身体啊。

而且她不能陪在他身边了。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云袖扶住将要滑倒在地的他,耐心的说道:阿宁你的能力和才学,我比谁都明白,只是朝堂看的从来都不只是才学,你已经很厉害了。

所以啊,不要再喝了,你得照顾好自己啊,这样才能让那些人被打脸啊。

    醉得有些晕乎的卫宁本能的觉得云袖的话有问题,为什么要他照顾好自己啊?这不是她的工作吗?他一把拽住云袖的袖子,醉醺醺恶狠狠的问道:你什么意思,你不要我了。

    云袖一愣,有些失笑,阿宁他是真的醉了啊!她无意识的勾起一抹笑,侧头看着这个面容精致泛着红晕的少年,他喝醉了,盯着自己,一双好看的眸子亮晶晶的。

云袖轻轻靠了过去,柔柔的吻在他的眼睛上。

    卫宁条件反射的闭上了眼睛,感到女孩子柔软的唇在自己的眼皮上轻轻触碰了一下,带着灼人的温度,他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要烧起来了。

不行啊,怎么就被她给压制了呢,卫宁一把推开云袖,踉跄了好几步才站稳,手指不稳的指着云袖所在的方向晃晃悠悠,你呃!你说清楚,你要去哪里?你答应陪着我的,这是你你欠我的,你要言而无信吗?    云袖看着他半晌,摇了摇头,我不会走的,我答应了陪着你的啊,我不会就这么离开的。

这样的你要我怎么舍得离开啊!将醉醺醺的卫宁给他的小厮收拾好后,云袖才回到自己的房间,她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她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

小姐,你准备好离开了吗?家族的仪式应该就要准备好了,等您回去就能直接开始了。

一名浑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妇人悄然出现在云袖身边,恭敬的说道。

    云袖滚进了床,声音有些闷闷的,你传信回去,就说我不回去了,把仪式推后。

    什么!妇人一惊,小姐您真的不是在说笑?您现在十四岁,正是接受腐蛊最好的年纪,这个时候植入痛苦最小,年纪越大反噬就会越大,且一旦错过了时机,可能您此生就再不可能号令它,这些您不明白吗?    我明白,可我现在不能离开。

    是因为那个卫家的三公子?妇人的眼神变得有些冷,不过是个不知轻重的孩子,竟敢要求您不离开,若不是看在卫先生的面子上,让我去    够了!闭嘴!云袖释放了沉沉的气势,云家继承人的威严完全的压着妇人不敢再作声,我的事不是你,也不是云家其他人有资格干涉的,让你传信就传信,别想也别做其他多余的事。

    妇人离开后,云袖整个人缩在床的一角,爹爹、娘亲,阿袖这么做到底对不对呢?你们告诉我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可是你们也告诉我云家是我不能推卸的责任,那么现在的我是对还是错呢?推迟继任仪式,应该不会对云家有太大的影响的吧。

    云袖这样安慰着自己,那时的她不知道就是这个被推迟的、出了乱子的己任仪式间接推动了蛊王的成型。

间接的将云家推进了万劫不复之地。

    怎么回事,你家少爷怎么还没回来?今天是卫宁去翰林院任职的第一日,也不知顺不顺利,怎么都这样晚了还没回来呢,你会是出什么事了吧?云袖担心的胡思乱想。

听了自己手下人的话,云袖的心里有些不舒服,但她知道,卫宁只是喜欢逛青楼而已,那是他的习惯,自己不该为这种事情生气的。

云袖不停的给自己安慰,可当她守着一桌已经冷透了饭菜,等到皎洁的月轮升到正空,带着浓郁脂粉香气的卫宁踏着月色走到她面前,微微带着醉意,随意的说道:你怎么守在这里,还没吃饭?那你吃完早些休息吧。

这个时候,她凉凉的心整个犹如失重的沉了下去。

    此后,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多,卫宁开始有了越来越多的应酬,他总带着各色的香气来到云袖身边,甚至颇有兴致的跟她讨论那些女子的长相和性格,虽然明白卫宁对她们并没有那样的意思,可她或许她在他心里也是那些女人之一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