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重点推荐 > 下凡之路 > 第74章 大闹天宫4

下凡之路:第74章 大闹天宫4

小说:下凡之路作者:玉面者

    在洛宁的脚边,一只手触到了洛宁的脚脖子,洛宁低下头一看,是挪约。挪约张口叫了一声啊!从嘴里冒出了一丝青烟。

    洛宁灵机一动,紧张的大叫起来:若心!挪约快没命了,你没听见吗?你快看啊!

    过了一会儿,空中突然传来安若心痛苦的撕心裂肺叫声:天哪!天哪!

    这个女孩子终究抵不过对心底爱人的最后一丝乞怜:‘放过他吧!’

    几道白光回转,一些幸存的人们看清楚半空中筋疲力尽的安若心,背着冒烟的铠甲缓慢的降落在甲板上,她双目呆滞般望着洛宁略脏的脸。洛宁马上站起,跑到女孩子的面前,一眼欣喜:你让我太意外了!哈哈哈!太精彩了!哈哈哈!你真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厉害的女人。哈哈哈!

    说完,洛宁还想伸手去触摸安若心身上的铠甲,却一把被安若心甩手挡开。

    若心回过神来,四周看了看,甲板有好多地方仍在熊熊燃烧,有一些人被烧死在甲板上,他们死相奇型怪状,活着的人多数都在苟延残喘。挪约更是面容被烧的黝黑,头发还冒着青烟,他双目含泪的望着安若心和洛宁。

    安若心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下了滔天大罪,那么多人因为自己的一时嗔念而死,不由地嚎啕大哭起来。

    洛宁却若无其事的笑起来:死的都是不中用的东西!你何必为此生悲?今日得见妹妹真是我三生有幸。

    混账东西!

    安若心用手指着洛宁大骂:就你们这样,还敢妄称自己为君为后?人不怒也自有天怒,人不怨之自有老天罚之,我安若心中了你们的圈套。但感念这个畜生东西乃是我们自家门户出去的杂种,就算有万般的恨意也难消心头最后一丝怜悯

    妹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洛宁终于收起自己的谄笑,一本正经的问。

    你听好了!安若心指着挪约骂道:从今以后,你上你的天堂,我入我的地狱,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安若心!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洛宁见安若心余怒未消,终藏不住自己的最后一点私心:你今天来了此地,除非交出《长行剑》,否则休想回去!

    原来你煞费苦心就是为了得到它?好啊!我给你!

    安若心大步冲向前,伸出一只手,一个猛拳砸向洛宁,一团火从其臂膀中喷出。洛宁身子快,一个轻仰,从火面下划过。

    好敏捷的身手!安若心赞叹起来

    哼哼!我觉得今天你真是不虚此行,我算看明白了,读一本《长行剑》,不如得一个安若心!只要有你在,何愁地球不在我的手心里打转?

    做你的梦吧!

    安若心跳骂道,边跳边又挥拳向着洛宁奔去,洛宁眼瞅到安若心脖根处有缝隙未被铠甲护着,私下从腰间拔出一根发簪,冷笑起来:看看是谁在做梦?!

    洛宁刚想瞅准机会扔出发簪,安若心的身子却突然被一道白光罩住。洛宁抬眼一看,一架战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吸拽走安若心,冲出战舰的磁力罩,向月球方面飞驰而去。洛宁把发簪气摔在地,四下望了望,眼观至依索那里,发现只有依索颤颤巍巍的蜷缩在地,这个女子伸出三角蛇头舔了舔嘴唇,回头又看了一眼惊恐万分的挪约,把对安若心的气压在心头,眯了眯眼自语道:真应该先收拾了那个狐狸精!

    火光在洛宁的战舰四起。周围的人不约而同感受到来自内心的一股热浪冲击,像是每个人心底埋了一颗微型***,只是在这一瞬间被一股神密力量撬开,使得惊恐的人们突然感觉这个世界疯狂了,原来真正的敌人只有自己。他们个个屏住呼吸,有人想爬离这个世界,有人用手掐住自己的脖子,有人烧迷了自己的双眼,大呼小叫的人们个个形象各异,千姿百态。

    所谓‘心静自然凉’,场面上却有几个人却未受到波及,如同看破世间所有悲凉。

    洛宁是冷血的女子,但同时她又是一个洛依德家族中最惜才的领袖。此刻,她眼见怒火中烧的安若心,在铠甲的熠熠白光中,腾空而起,一头乌黑的秀发被身上的磁力光吸扯的四散于空中,双目含愤,身上的光茫就好像要把她的身体四分五裂,这种如同怒发冲冠的恶魔般形象,冲荡起她内心层层的感叹和怜悯:‘美丽的女人就如同新颖的物种,有时引来的不是爱慕而是围观与骚扰!但是是的,我不该把她逼入绝境,不该激起她内心的仇恨。’或许就是这一丝惺惺相惜,让她的心灵没有被恐惧蒙蔽,压抑住了心中未燃起的**。

    硝烟中,塞西亚跌跌撞撞而又踉踉跄跄跑到依索身边,扶起依索,却发现依索坐在地上哇哇大哭:孽障啊!孽障啊!这个六亲不认的东西啊!他连自己的表妹都害啊!现在真是来了祖宗报应啊。

    塞西亚没有感到内心的热浪,而体会到了一股子酸楚味,现在这个局面,洛宁的出现无疑将战争的擂鼓打响,银河系和仙女系的高层都熟悉这样一个事实:凤凰家族和洛依德家族既是世仇又是世敌。

    塞西亚抬起头看着悬在半空中的安若心,由衷感慨道:原来她如此爱挪约!

    带着几分女性的怜悯,塞西亚用力拉扯起依索,用自己的肩扶起依索,同情的看着自己身边的依索,不由的从自己心底迸发出一句:有错吗?一个女人爱一个男人,有错吗?

    错在我!我没有教育好没有教育好我的儿子,我没有教育好他,你可以不爱她,但你不能不能玩弄她。

    两人正想自寻出路,就看见火光和烟雾冲天之中,一个黑色的身影突然双膝跪地,长长的秀发随着扬起的脸也垂向地面,四周的呐喊声中,另一个**点燃了一颗心,这个**的声音听起来如此忠诚和甜美:若心!放下你的仇恨吧!我们应该是朋友!

    塞西亚勃然大怒,刚想从自己身后拔出一把激光剑,上前一剑了结那个女妖,却突然感到胸口一阵灼烧,另一手被依索拽住。

    依索含泪劝她:快去找一架战机,想办法把若心救出去。

    塞西亚只得忍受着胸口的疼,一路小跑出去

    若心!你听见我说的话了吗?我们应该是朋友!若心!洛宁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生命中遇到真正的知音:若心!是我错了!你原谅我们吧!我们不该这样对你!你能听见我说的话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